佛科院胡庆亮:让思政课在学生心里开出“花”来|最美教师来了

时间:2019-09-24 来源:www.syingenta.com

2019-09-06 18: 13: 36韩寒教育

打开专栏:

老师是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是知识和美的沟通者。在佛山,有这样一群“最美的老师”,他们以爱心,知识和智慧滋养了几代学生的心,为教育事业和区域发展而努力,贡献了自己的才能。 “一块粉笔染成双层鬓,三英尺平台的春季和秋季。”佛山市教育局将与南方日报和南方+一起,先后发布一系列关于“最美丽教师来”的报道,深入采访佛山一线教师,展示他们的道德和道德职业道德,以及成为庸俗和培养人才的原因。追求,崇高的德行境界,修身养性,共同的精神品质和个性魅力。请注意!

不知不觉,新学期正按计划进行。佛山科技大学(以下简称“民俗学院”)马清思大学政治学院教师胡庆良分三步走两步教学计划和教学计划。 “领奖台上的一站就像一个紧凑的春天。我觉得它没有尽头。”在他看来,有一个三足平台的原因意味着教师应该“站得高,看得远”。面对成长道路上的年轻学生,他愿意成为“支持马匹,骑马”的人。

佛教马克思主义学院有40多名思想政治教师。他们在老师的岗位上教育和教育人,培养国家的才能。胡庆良就是其中之一。从13年的教学,理论深刻,教学水平高,幽默幽默,工作认真负责,热情是学生和领导同事的共同印象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这是因为它找到了一种职业认同感和自我实现感。

“生活会变老,死亡,但只要你不停止思考,你就不会因为落后而被淘汰。在我看来,未来学生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是一定的技能,而是一种持续的思考。进步的能力。这是思想政治课的重要目标,也是我班上的重点之一。“胡庆良说。

点击视频,听听胡先生的教育理念↓

同情

连接“post-00”新教学方法

不读教科书,不读课程计划,胡清亮的班级经常可以从开始到结束不喝一口水。介绍经典,结合现实案例,偶尔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几个关键词。

“在过去的13年里,我经历了一段混乱和混乱的时期。”与目前的情况相反,在讲台开始时,有许多学生去睡觉,玩手机,做自己的事情,甚至让学生只是为了混合信用。

“不可否认,目前学生的实用主义非常明显。很多人认为思想政治课既不能帮助专业学习也不能提高求职技巧。因此,在这种认识下,学生的学习动机不足。不难理解学习兴趣不高。“那么,我们怎样才能提高学生的抬头和点头率呢?胡庆良有自己的经历。

他认为首先要了解的是学生的年龄,第二是要了解学生的年龄组。今天的大学生被称为“互联网下的土着人”,他们比以前更依赖互联网。

“当'95占领校园'时,声音并没有用尽,而在00之后,他们的个性化元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。这是今天高等教育的一个普遍问题。教师所做的不是禁止,但这是因为情况要求老师理解同理心,而教育理念,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必须与时俱进。“胡庆良说。

为此,胡庆良发起了一些尝试,如通过主题演讲,小组报告,阅读笔记分享,社会调查,在线作业等,以提高课程与学生参与的亲和力。

在一个学期中,为了激活课堂气氛,他经常组织学生发表主题演讲,但实际上并没有抱太高的期望。其中,有一个班级,入学分数相对较低,并且认识到学习风格不好。但这是一个类,但它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。那天,整个班级整齐地打扮,所有人都充满自信和自信地看着平台,热情和热情迎接他们,引起了掌声。

“我从学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,并在很多问题上改变了我的观点。”胡庆良说,虽然有些学生不太好,但也有不同的亮点。教师应善于发现和发现。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必须建立一个三尺平台,即“站得很高,看起来很远”。他与学生的理想关系是相互学习,“相互实现”。

中国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林瑞卿将不时到大学教师讲课。走进胡清亮的思想政治课堂,他终于理解为什么老师的年度学生评价处于最前沿,甚至学生们回到班上重复上课,成为学院“最受欢迎的老师”之一。

“他在课堂上很幽默,讲座很容易理解,观众经常挤满。虽然有些老师建议是否可以根据学生的兴趣设定课程,但胡先生有自己的原则并提出了一些建议。内容,即使学生不感兴趣,但为他们成长。有益,必须上,并将找到方法来实现。“林瑞卿说。

寻找心脏

“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”

虽然班级将采取不同的互动方式,但胡庆良仍然坚信,思想政治课一直是“内容为王”,形式总是辅助的。

“我是一个不愿意迎合学生的人。”胡庆良认为,学生需要老师长大吗?正是因为许多年轻人并不十分清楚他们真正需要什么,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未来发展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储备,教师知道他们应该教给他们什么。

为此,胡庆良做了“努力工作”。

从研究生院毕业后,他作为大多数老年人加入了大学并从事学生管理,但偶尔有机会成为一名全职的思想政治教师。第一门课程是讲马克思主义中国。内容。

“这与我之前学到的完全不同,当时我没有任何教学经验,所以我一开始就很挣扎。”因此,他一直从事国际政治研究,并在快速自学的同时咨询同事和同伴,以补充新知识。在这一年里,准备了四到五个音符。

从那时起,学习的步伐并未停止。当教学工作慢慢改进并逐步走上正轨时,胡庆良突然发现他的科研工作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。是继续原有的职业还是坚持现在的职业?经过一番考虑,他最终选择到中山大学攻读博士学位。走向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方向。

从博士学位毕业后,胡庆良作为访问学者去了清华大学一年,考虑到他的学术圈太小,知识有限。 “与此同时,我看到并感受到一个与过去不太一样的世界,我对未来有更多的想法。”

“当我听到有人说意识形态课是多么无用时,我一直很生气,但现在却非常淡漠。工作的价值不会因为某人或某人的不理解、误解甚至否定而丧失。比如胡庆良的意思,有的学生对社会很尴尬,但和他聊天或下课后,窒息感减弱了一半;有的学生需要重拾信心或在重要的地方放下执念。它是思想政治课教师“立德、李彦、李星”的价值所在。

“我希望你能做三件事,那就是努力做一个知道世界真相,看不到泰山的人。”一个精神上自由,思想上独立,但不无知和孤独的人。一个是不明显的人,有一种故乡的感觉,而不是无知和无所畏惧。”胡庆良在课堂上的话也深深地印在学生们的脑海里。

特殊礼品

“老师,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!”

上学期末,胡庆良给学生们上了一节特别的课,就是有选择地向学生讲述自己的生活经历。事实上,每一个跟他来的学生都会进行这样的“最后一堂课”,这个班也被学生们称为“年度最期待的课程之一”。

“我这些年的个人经历和对生活、社会、世界的看法,其实是想通过同伴教育告诉他们生活的方式。虽然这不是经验问题,但我希望他们能少走弯路。胡庆良对记者说:“我把这个名字写在名字里,做出来,好好想想,好好珍惜。”

在胡庆良看来,老师最大的成功不是写了多少文章,做了多少项目。学生素质是衡量教师成功与否的核心指标。能够得到学生的认可是老师最大的骄傲和幸福。

在教学期间,胡庆良给小事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清楚地记得,班上其他省份的学生不止一次告诉过他因高考失败,饮食不适和习惯困扰而导致的心理损失。

这样的学生并不少见,但胡庆良耐心开悟。最后,他补充说:“我会跟风,但不要跟随人群。”后来,当学期结束时,他很快忘记了这件事。我没想到,在几年后的毕业季,他收到了一位学生的留言,对此表示感谢和感激,并特别提到了上述句子。

“我没想到简单的句子会对学生产生深远的影响。直到今天,我每年都会在教师节那天得到学生的祝福。”胡庆良说,这件事让他想到了政治。对教学和教育人有更深入的了解。

“晋升和加薪当然是快乐的,但这种兴奋是一两天。当沮丧和疾病发生时,学生会给予鼓励;教师的日子会收到学生手写的祝福卡;收到的学生多年的毕业典礼都是由学生发送的。问候.我觉得所有的努力不仅值得,而且值得。也许这是虚荣心,但我更喜欢理解老师最大的荣耀。“胡庆良说。

从教学的第13年开始,从那个兴致勃勃的男孩进入毋庸置疑的那一年起,胡庆良就充满感情。还有一件小事让他仍然感到非常自豪,这是一个关于普通玫瑰的故事。

“这是学校的女孩的一天。这个国家有很多学院和大学,但对我来说似乎并不重要。那天我上课了。在课前,班上的一个女孩故意带来一朵玫瑰。把它交给我说'老师,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!'“说到这件事,胡庆良满心欢笑。

虽然我首先开始在高校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,但这是“巧合”。但从“谋生”到“爱”,胡庆良找到了他想要坚持的东西。收到玫瑰是一件幸福的事,他希望让思想政治阶层在每个学生的心中打开一朵“花”。出于这个原因,他从未打算停下来。

[记者]王亚珍

[摄影/编辑]田仁新

[协调]王亚珍邓红英

[作者]王亚珍;田仁新;邓红英

[来源]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南号佛山市佛山自营号佛山大教室

打开专栏:

老师是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是知识和美的沟通者。在佛山,有这样一群“最美的老师”,他们以爱心,知识和智慧滋养了几代学生的心,为教育事业和区域发展而努力,贡献了自己的才能。 “一块粉笔染成双层鬓,三英尺平台的春季和秋季。”佛山市教育局将与南方日报和南方+一起,先后发布一系列关于“最美丽教师来”的报道,深入采访佛山一线教师,展示他们的道德和道德职业道德,以及成为庸俗和培养人才的原因。追求,崇高的德行境界,修身养性,共同的精神品质和个性魅力。请注意!

不知不觉,新学期正按计划进行。佛山科技大学(以下简称“民俗学院”)马清思大学政治学院教师胡庆良分三步走两步教学计划和教学计划。 “领奖台上的一站就像一个紧凑的春天。我觉得它没有尽头。”在他看来,有一个三足平台的原因意味着教师应该“站得高,看得远”。面对成长道路上的年轻学生,他愿意成为“支持马匹,骑马”的人。

佛教马克思主义学院有40多名思想政治教师。他们在老师的岗位上教育和教育人,培养国家的才能。胡庆良就是其中之一。从13年的教学,理论深刻,教学水平高,幽默幽默,工作认真负责,热情是学生和领导同事的共同印象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这是因为它找到了一种职业认同感和自我实现感。

“生活会变老,死亡,但只要你不停止思考,你就不会因为落后而被淘汰。在我看来,未来学生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是一定的技能,而是一种持续的思考。进步的能力。这是思想政治课的重要目标,也是我班上的重点之一。“胡庆良说。

点击视频,听听胡先生的教育理念↓

同情

连接“post-00”新教学方法

不读教科书,不读课程计划,胡清亮的班级经常可以从开始到结束不喝一口水。介绍经典,结合现实案例,偶尔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几个关键词。

“在过去的13年里,我经历了一段混乱和混乱的时期。”与目前的情况相反,在讲台开始时,有许多学生去睡觉,玩手机,做自己的事情,甚至让学生只是为了混合信用。

“不可否认,目前学生的实用主义非常明显。很多人认为思想政治课既不能帮助专业学习也不能提高求职技巧。因此,在这种认识下,学生的学习动机不足。不难理解学习兴趣不高。“那么,我们怎样才能提高学生的抬头和点头率呢?胡庆良有自己的经历。

他认为首先要了解的是学生的年龄,第二是要了解学生的年龄组。今天的大学生被称为“互联网下的土着人”,他们比以前更依赖互联网。

“当'95占领校园'时,声音并没有用尽,而在00之后,他们的个性化元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。这是今天高等教育的一个普遍问题。教师所做的不是禁止,但这是因为情况要求老师理解同理心,而教育理念,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必须与时俱进。“胡庆良说。

为此,胡庆良发起了一些尝试,如通过主题演讲,小组报告,阅读笔记分享,社会调查,在线作业等,以提高课程与学生参与的亲和力。

在一个学期中,为了激活课堂气氛,他经常组织学生发表主题演讲,但实际上并没有抱太高的期望。其中,有一个班级,入学分数相对较低,并且认识到学习风格不好。但这是一个类,但它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。那天,整个班级整齐地打扮,所有人都充满自信和自信地看着平台,热情和热情迎接他们,引起了掌声。

“我从学生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,并在很多问题上改变了我的观点。”胡庆良说,虽然有些学生不太好,但也有不同的亮点。教师应善于发现和发现。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必须建立一个三尺平台,即“站得很高,看起来很远”。他与学生的理想关系是相互学习,“相互实现”。

中国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林瑞卿将不时到大学教师讲课。走进胡清亮的思想政治课堂,他终于理解为什么老师的年度学生评价处于最前沿,甚至学生们回到班上重复上课,成为学院“最受欢迎的老师”之一。

“他在课堂上很幽默,讲座很容易理解,观众经常挤满。虽然有些老师建议是否可以根据学生的兴趣设定课程,但胡先生有自己的原则并提出了一些建议。内容,即使学生不感兴趣,但为他们成长。有益,必须上,并将找到方法来实现。“林瑞卿说。

寻找心脏

“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”

虽然班级将采取不同的互动方式,但胡庆良仍然坚信,思想政治课一直是“内容为王”,形式总是辅助的。

“我是一个不愿意迎合学生的人。”胡庆良认为,学生需要老师长大吗?正是因为许多年轻人并不十分清楚他们真正需要什么,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未来发展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储备,教师知道他们应该教给他们什么。

为此,胡庆良做了“努力工作”。

从研究生院毕业后,他作为大多数老年人加入了大学并从事学生管理,但偶尔有机会成为一名全职的思想政治教师。第一门课程是讲马克思主义中国。内容。

“这与我之前学到的完全不同,当时我没有任何教学经验,所以我一开始就很挣扎。”因此,他一直从事国际政治研究,并在快速自学的同时咨询同事和同伴,以补充新知识。在这一年里,准备了四到五个音符。

从那时起,学习的步伐并未停止。当教学工作慢慢改进并逐步走上正轨时,胡庆良突然发现他的科研工作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。是继续原有的职业还是坚持现在的职业?经过一番考虑,他最终选择到中山大学攻读博士学位。走向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方向。

毕业后,考虑到他的学术圈太小,知识有限,胡庆良作为访问学者又去了清华大学一年。 “与此同时,我看到并感受到一个与过去不同的世界,我对未来有更多的想法。”

“当我听到人们说有多么无用的思想政治课程时,我常常生气,但现在却非常无动于衷。由于对一个或一些人的误解,误解甚至否定,工作的价值并没有失去意义。 “。例如,胡庆良说,有些学生对社会非常敌视,但通过与他聊天或听课,他们的敌意减少了一半;一些学生需要重新获得信心或在关键时刻坚持不懈,这是思想政治教师“道德,言行”的价值所在。

“我希望你能做三件事,就是努力成为一个知道世界秋天的人,一片落叶,而不是一个人看不到没有一片叶子的泰山;一个人精神自由的人,思想独立,但不是一个只用很少的话语独自生活的人;一个有明确正确与错误意识的人,而不是一个无知,无所畏惧和咄咄逼人的人。“胡清亮在课堂上的讲话也深深打动了学生们的思想。

特别礼物

“老师,因为你脱颖而出!”

在上学期末,胡庆良给学生一个特别的教训,就是有选择地向学生讲述他们的生活经历。事实上,每个与他同学的学生都会进行这样的“最后一课”,这也被学生们称为“年度最受期待的课程之一”。

“多年来告诉我个人经历以及我对生活,社会和世界的看法的原因是,我想通过同伴教育告诉他们过去的心理历程。这不是经验问题,而是我希望他们可以少走弯路。我称之为“行动,思考,珍惜”。胡庆良告诉记者。

在胡庆良看来,老师最大的成功不是发表了多少文章,做了多少项目。学生素质是衡量教师成功与否的核心指标。被学生认可是做老师最大的骄傲和幸福。

胡庆良在任期间,对一件小事印象深刻。他清楚地记得,班上有一个外省的学生不止一次地告诉他高考失利造成的心理损失、饮食和生活习惯的困扰。

这样的学生其实并不少见,但胡庆良却耐心开导。最后,他又加了一句:“放心,但不要随波逐流”。学期末,他很快就把这件事全忘了。没想到,几年后的毕业季,他收到一位学生的来信,用自己的话表达了感激和感激之情,并特别提到了这句话。

“没想到,这句简单的话深深地影响了学生。直到今天,每年的教师节,我都会收到那个学生的祝福。胡庆良说,这次活动使他对思想政治课和教书育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

“当然,升职加薪是一件很高兴的事,但这种兴奋一两天后就会过去。学生们在遇到挫折和疾病时鼓励我,在教师节收到学生们手写的贺卡,在假期收到毕业多年的学生们的问候。让我觉得所有的努力不仅值得,而且值得。也许这是一种虚荣,但我想把它理解为教师最大的光荣。胡庆良说。

从13年的教书生涯,从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到困惑的一年,胡庆良感慨万千。还有一件小事仍然让他很自豪。这是一个关于普通玫瑰的故事。

“这是学校的女孩的一天。这个国家有很多学院和大学,但对我来说似乎并不重要。那天我上课了。在课前,班上的一个女孩故意带来一朵玫瑰。把它交给我说'老师,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!'“说到这件事,胡庆良满心欢笑。

虽然我首先开始在高校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,但这是“巧合”。但从“谋生”到“爱”,胡庆良找到了他想要坚持的东西。收到玫瑰是一件幸福的事,他希望让思想政治阶层在每个学生的心中打开一朵“花”。出于这个原因,他从未打算停下来。

[记者]王亚珍

[摄影/编辑]田仁新

[协调]王亚珍邓红英

[作者]王亚珍;田仁新;邓红英

[来源]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南号佛山市佛山自营号佛山大教室

老虎机下载